“如此就好,”金秀笑道,“我这夜里横竖不能睡,还不如就着灯看书是了,”她又问马佳宫女,“娘娘做噩梦的话,是上半夜,还是下半夜居多?”

    马佳氏想了想,“总是在子时的时候多些,若是这个时候惊醒了,只怕是后半夜就再也不能入睡了,就叫我们陪着主子她说话,故此,还是前半夜和子时的时候多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太医进了药吗?”金秀又问,“若是如此多梦,吃些药总是好些的。”

    “吃了药,能睡几个小时,但也总是不安稳,且吃了药,不知道怎么回事,娘娘总是说头疼,故此也只是爱喝不喝的,搁着罢了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外头宫女果然端了一碗药来,舒妃也换了寝衣,出来见到那药,不免皱眉,“每日喝这些劳什子东西,也不见多少有用。”

    金秀笑道:“良药苦口利于病,既然是太医开的药方,总是有些用处的。娘娘还是喝了才好。”

    今个金秀说的话儿,舒妃一概都会听,“既然你这么说,我也就喝了罢。”

    宫女们伺候着舒妃喝了药,又漱口毕,伺候着舒妃躺下,这才一概退了出去,马佳宫女对着金秀说道,“金姑娘,今个就劳烦您了,我就在外头守着,若是有什么事儿,您吩咐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金秀点点头,马佳宫女把殿门关上,这边就是寂静起来了,舒妃躺着,叹了一口气,金秀正在捯饬自己的小毯子和枕头,听到舒妃又叹气,笑道,“娘娘又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最是无情帝王家,我读书这么多年,思来想去的,还就是这么一句,”舒妃语气幽幽,“想着昔日我才二十一岁的时候就封妃,没过几年,又诞下皇十子,那时候真是春风得意,宫里头,谁也是比不过我。”

    金秀坐在罗汉床上,翻着一本书,竖着耳朵听舒妃说话,“万岁爷那个时候可真宠着我,日日都过来和我谈论诗词,他说只有这六宫嫔妃之中,唯独我还能在这诗词歌赋上和他说一说。”

    “后头又有了身孕,万岁爷可高兴了!说是这是我和他的血脉,日后必然文采风流,不输先祖容若先生,也许诺过,日后只要我诞下皇子,就要封我为贵妃。”

    “那时候的永寿宫,可是热闹极了!每天都是筵席唱戏,热热闹闹的,没有一天是空的,万岁爷也日日送了好东西来给我安胎,他知道我喜欢看书,把这历朝历代的古籍都从文渊阁里头拿出来,一股脑儿的送给我,让我孕中可以看书解乏。”

    “那时候六宫我是谁都看不上,就算是孝贤皇后在的时候,也是一样,她对着我也只能是客客气气的,后来孝贤皇后过世了,金姑娘,我也不是说什么痴心妄想的话儿,那时候我在想,凭着我和万岁爷这恩爱的样子,日后只要我诞下皇子,这中宫皇后,我也可以当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,这,呵呵,”舒妃失笑,“世间万物,犹如泡影,来得绚烂,去的也快,我诞下皇十子,才两岁多却夭折了,万岁爷太失望了,他失望到再也不来看我了,再也不来和我讨论诗词歌赋了,也不再宠信我了,这原本东西六宫最热闹的永寿宫,就真的和冷宫没什么区别了。”

    舒妃絮絮叨叨的说了这么一通,末了才对凝思不语的金秀说道,“哎,倒是絮絮叨叨的说了这么久,又要让你听这些,可真是不该,金姑娘,你说不入宫是对的,虽然是女人家,却也应该自己个能做什么,就去做什么,不管是做什么,都应该有自己的个依靠,我就不成了,这宫里头,万岁爷已经忘了我,膝下又没有子嗣,只怕是什么都难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一辈子就是如此了。”舒妃幽幽说道,“你还年轻,的确该选自己个想过的日子。”

    “是,”金秀在这一刻,才觉得舒妃这个人算是不错,说的话深入人心,“娘娘说的极是,任何时候,都该有自己的依靠,最好不必找别人。”

    “不找别人,这个却是难了,”舒妃笑道,“咱们姑娘家,日后总是要嫁人的,夫君就是这辈子的依靠,日后的子嗣更是依靠。”

    “娘娘说的是,”金秀承认舒妃的话有道理,但不认为她的话全部有道理,不过深夜了,也不是争辩讨论的好时,“夜深了,娘娘早些安置罢。”

    舒妃于是不再言语,闭目入睡,外头的北风一阵阵的刮起来,催在窗棂之中的缝隙,发出了呜咽之声,金秀低着头看书,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抬起头揉了揉酸胀的脖子,见到舒妃睡得还颇为安稳,这时候金秀也觉得有些困了,于是在舒妃床前,靠着那个小毯子坐了下来,宫里头值夜都是不能睡得,只能是坐着打个盹,但金秀可不顾及这个,理了理枕头,蜷缩着躺下就闭眼睡觉了。

    殿内的火龙烧的暖和,饶是没有被子盖,也觉得很是舒服,金秀才躺下没多久,只觉得恍惚间有听到细碎的声音,金秀原本有些不耐烦,转了个身,突然之间一个激灵,这才想到,难道是舒妃又做噩梦了?

    她忙起来,借着昏黄的灯光看着床榻之上的舒妃,果然见到舒妃眉心微皱,脑袋微微发颤左右轻微摇摆,双唇咬得紧紧的,“不,不,皇后,你要说什么?”

    金秀这会子是可一点睡意都没了,舒妃真的是在做噩梦?又梦到南氏了?

    这也太夸张了吧……

    金秀有些不敢置信,又听到舒妃头脑震动的更快了,“您要说什么呢!”舒妃的语气又快又急,“您这天天来找我,到底要说什么呢!”

    金秀只觉得自己在她边上听得这些话,不免毛骨悚然,南氏到底要纠缠上了舒妃什么?怎么夜夜来找她?不,这不对劲,难道世间真的有鬼魂吗?

    听别人梦话,就是这样,听着越听越害怕,金秀想着不对劲,于是想要把舒妃露在外面的双给放回到被子里头去。

章节目录

玄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二九书屋只为原作者因顾惜朝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因顾惜朝并收藏玄天后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