外网?
    看自己安全部老大这个欲言还休的语气,小马哥深吸口气,还是按他说的,打开了外网。
    “握草????”十余年没爆过出口的小马哥,下意识脱口而出。
    “这特么……都是什么鬼?”
    “我蓷特呢?我这么大个蓷特去哪儿了?”
    他来回点了一圈,最后目光终于落到角落里那个……黄头发的老汉头像上……
    这是一个让人很眼熟的老汉轮廓,只不过脸上糊的那个硅胶娃娃实在是……
    太几把丑了!
    咱小马哥也是对审美有追求的人,看到这个图标的时候,他连名字都不想看,死活不愿点。
    但是……
    “怎么感觉……这个老汉好眼熟……?”小马哥点开这个图标。
    软件瞬间放大,跳出来的软件名直接给惊得他嘴巴都张大了。
    “推车???”
    “尼-玛的老汉推车?!”
    “握草米国这些平台为了打进我九州国市场都已经这么卑微了吗?”
    他电话没挂断,电话那头的安全部大佬忍不住噗的笑了。
    啊啊哈哈哈哈。
    他是经过职场毒打训练的,一般情况下怎么都不可能嘲笑领导——除非忍不住!
    “咳咳咳。”心虚的安全部大佬提示了一句,“马总,你再看看其他软件,比如亚马迅。”
    小马哥赶紧翻了一下,找到了亚马迅的图标?
    他特喵也不知道是不是啊!
    亚马迅的图标他看了几十年,清楚的一批,但是整个导航页面上,都没找到以前那个眼熟的图标。
    但是……
    角落里,一个憨头憨脑傻批马的表情包非常瞩目。
    形象……
    就是打开搜狗输入法,输入“马”就会冒出来的那个极具嘲讽效果的二笔emoji!
    作为一个九州国人,脑子都不用动,就能猜到这玩意儿很可能就是亚马迅的新版了。
    草泥马/亚马迅,都是马,很合理。
    很合理!
    小马哥颤抖着手指,点下这个很欠揍的马标志。
    弹出来的硕大软件名,唤醒了他灵魂深处的少年记忆,让他忍不住跟着念了出来——“亚麻碟??????”
    安全部老大拍桌大笑:“<()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”
    能听到这位站在全国商业顶峰的男人脱口而出一句亚麻跌,他感觉这辈子都值了。
    小马哥嘴角一抽:“再让我听到你笑,笑一次扣10%的绩效。”
    嘎!
    安全部老大被迫刹车,死憋着,脸都涨红了:“马总你放心,我不是笑你啊,我这是在笑这些国外平台在我九州国人才面前,毫无还手之力,您没从我的笑声中感受到民族自豪吗?”
    小马哥:哦凸-.-!
    小马哥可没心情和他继续bb。
    已然迫不及待的点开了其他软件。
    “脸输——二狗?!”
    “油tube——憨too比????”
    小马哥一次一次被眼前出现的奇葩名字刷新了三观。
    “这特-码……”他喃喃道,“给我戴绿帽子居然还真的是手下留情了啊。”
    他简直不敢想象,要是这位奇葩高手,给企鹅或者微信改个名字,自己以后怎么在道上混。
    这起名水平,是真他吗吊!
    看得他又惊又笑。
    “好像没了……?”小马哥都点了一遍,嘴角已经抽抽的有点酸疼了,“出手的定然是我九州人了,真不知道是谁家的人,能把这些国际平台都玩弄于鼓掌之间,这样的水平,简直是怪物。”
    安全部老大弱弱的提示道:“马总,您还有个平台没看呢,横跨全球,男人深夜圣地,上面格外和谐到处好人平安那种。”
    小马哥:“?”
    “笑话,你以为我堂堂千亿富豪会看这种东西?”
    安全部老大狗狗祟祟,压低声音道:“马总,憋装了,你好几次在咱公司占用带宽看这个,都是我给你调的网络资源,你不觉得看起来特别顺畅吗?”
    小马哥:“……”
    淦!
    他杀心顿起,此子,断不能留!
    找个机会,把丫的派非洲出差去。
    既然被戳穿了。
    小马哥也不装了:“摊牌了,我是p站会员。”
    安全部老大:“我也摊牌了,其实我还是p站元老。”
    他点开p站的图标。
    瞬间弹出来的一大串文字,差点让他屏幕都装不下。
    小水管,擎天柱?!
    小马哥:目瞪口呆,jpg。
    搞明白了。
    这次事件,起源就是来自老色批的愤怒啊!小马哥有点着急:“不行,这事儿我得赶紧上报官方,这黑客要是留下痕迹的话,怕是不太好做,估计要惊动南方战区了。”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   第三更。
    今晚还有四章。
    铁骨铮铮,这次不求票了,反正也没人给!

章节目录

都市:开局被三千将士护送上厕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二九书屋只为原作者我还真菜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还真菜并收藏都市:开局被三千将士护送上厕所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