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这……”
    听了江逸的解释,玉龙父子对视了一眼,尽皆沉默了下来。
    与玉婉香关系好到了死都放心不下的,他们还真不知道有谁,但是要说恨透了玉婉香,死也不想放过她的,那倒是不少!
    瞥了玉龙二人一眼,江逸眼神微变,淡淡的道:“看来是第二种了?玉婉香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,令得他人死了都不想放过她?”
    玉龙二人闻言神色一变,眼中露出了一抹难以言表之色。
    “说!”
    玉正阳察觉到了不对劲,低喝出口。
    玉龙二人对视了一眼,尽皆露出了一抹复杂之色。
    “爸,婉香被我们宠坏了,在外面一直都是飞扬跋扈的,她得罪的人多了,我也不知道具体是谁!”
    玉龙满脸苦涩的开口。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    玉正阳脸色一变,怒瞪了玉龙一眼:“你们到底还瞒了我多少事?”
    玉龙低下了头,没敢辩驳,满脸的羞愧之色。
    玉天豪眼中露出了一抹异样之色,看了床上的玉婉香一眼,脸色略显苍白的看向江逸:“江、江兄弟,真的有那什么残魂吗?它、它会不会来找我啊?”
    “找你?”
    江逸看了玉天豪一眼,轻声道:“你跟玉婉香一起害死了人?”
    “没!没有!”
    玉天豪神色一紧,急忙摆否认。
    “天豪,你们到底做了什么?”
    玉正阳怒瞪着玉天豪,低喝出口。
    “我、我……”
    玉天豪支支吾吾的,眼中露出了慌乱之色。
    江逸看了玉天豪一眼,迈步来到床边,伸探上了玉婉香的脉搏。
    眉头微微一皱,江逸眼中露出了一抹冷光,低喝道:“放肆!”
    呲啦啦!
    一道雷光在江逸掌中亮起。
    “啊!”
    躺在床上的玉婉香顿时惨呼出口,一道黑色的烟尘从玉婉香的嘴中飞了出来。
    “啊!”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    “雷?!这怎么回事!?”
    玉龙等人脸色一变,惊呼出口,看向江逸的目光之中充满了震惊之色。
    “五雷正法!”
    江逸脸色一肃,单抓向了那道黑色的烟尘。
    轰咔!
    一道雷鸣之声在江逸掌心响起,黑色烟尘陡然震动了一下,瞬间爆裂,化为淡淡的气雾,缓缓的消散。
    收回,江逸低头看向躺在床上的玉婉香,眼中露出了一抹厌恶之色。
    此时玉婉香身上的尸斑正肉眼看见的消散,那苍白如同尸体一般的面容也开始缓缓的有了血色。
    “好了!?”
    “这……刚才那道黑烟就是残魂吗?”
    玉正阳几人神色一喜,纷纷围到了床边,欢喜的看着床上的玉婉香。
    “江先生,您刚才使用的可是雷法?您、您是修行者!?”
    玉龙满脸惊奇的看着江逸,激动的问询道。
    “修行者?!江兄弟你是修行者?!”
    玉天豪眼中露出了一抹炙热之色,直直的盯着江逸的眼睛。
    江逸淡淡的看了玉天豪一眼,漠然的道:“你该关心的不是这个吧?玉婉香体内的残魂,充满了怨念,身死不足一月,若非是因她而死,绝对不可能缠在她的身上!”
    闻言,玉天豪脸色猛地一变,眼中露出了一抹慌乱之色。
    “天豪,你们到底做了什么?”
    玉正阳神色一变,怒喝出口:“再不说,你就给我滚去祠堂,面壁一年!”
    “我说!我说!”
    玉天豪打了一个寒颤,仓皇的道:“不到一个月前,婉香找到我,说她看中了一个青年,想要我帮忙,婉香好不容易遇上喜欢的人,我当然要帮她了,可是那个青年已经有了女朋友,我就与她设计,将那个女孩骗到了酒店,拍下了一些……”
    玉天豪小心翼翼的看了玉正阳一眼,继续道:“一些照片,发给了那个青年,那个青年看了之后,与那女孩分了,我、我本想着,用照片威胁一下那个女孩,让她不要将事情说出去,可没想到,没想到那女孩那样刚烈,直接从十二楼跳了下去,我没想害死她啊!”
    “混账!”
    玉正阳脸色一沉,狠狠的一脚踹在了玉天豪的胸口上。
    砰!
    噗通!
    一声闷响,玉天豪瞬间倒飞了出去,狠狠的撞在了卧房的门上。
    噗嗤!
    张嘴喷出一口鲜血,玉天豪当场昏迷了过去。
    “江先生,那、那女孩的残魂,还会回来找婉香跟天豪吗?”
    玉龙看了玉天豪一眼,略显慌乱的看向江逸。
    江逸淡漠的看了玉龙一眼,漠然的道:“残魂已散,不可能再回来了,不过,万事皆有因果,哪怕是残魂被我驱散,坐下如此之事,必然会遭受其他的因果循环,若想他们无事,善待那女孩的家人吧!”
    “是是是!一定!一定!”
    玉龙急忙点头:“我一定找到那女孩的家人,让他们两个上门赔礼道歉,那家人以后的一切生活将由我们玉家负责照顾!”
    原本这样的事情对于玉家这样的大家族来说,真的不算是什么,但是经过残魂之事,玉龙是真的怕了!
    别看江逸解决起来非常的简单,但是玉龙知道,那是因为江逸是修行者,懂得雷法,换了他们玉家任何一人,都绝对不可能将那残魂驱散!
    叮铃铃!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道电话铃声响起。
    江逸取出看了一眼,接起了电话:“喂,正峰!”
    “江先生,对不起!药材市场被父亲收回去了,他们要断了与龙江的合作,说要是不想断了合作,要您亲自到家里来一趟!”
    听筒中传来胡正峰充满了愧疚的声音。
    “好,我去一趟!”
    江逸眉头微皱,轻声应答。
    药材市场这边的合作不能断,若是断了,龙江新品的药材供应将会出现断层,整个东海只有胡家里的这个药材市场最大,药材也最全,若是换了其他的地方,会相当的麻烦!
    叮铃铃!
    通话刚刚挂断,又一个电话打了进来。
    江逸微微皱了皱眉,看了一眼来电显示:“喂,轻雪!”
    “江逸,药材市场那边的事情你知道了吗?”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我这就去看一下。”
    江逸轻声应了一声,随后轻声问询道:“你知道东海商会是谁主导的吗?我想了一下,商贸会我们还是要参加,这是个难得的会!”

章节目录

都市龙王医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二九书屋只为原作者指舞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指舞并收藏都市龙王医尊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