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梦老,以后若是您要拍卖法器,就让正峰负责吧,他还是挺不错的,至于胡家……就那样吧!”
    江逸转头看向梦千,轻笑着道。
    “好!”
    梦千轻轻点了点头。
    “不行!”
    一道焦急的呼喊声响起,胡青眼珠子都红了。
    胡家最重要的就是法器拍卖,若是这一点落到了胡正峰里,那他胡青将会彻底的失去与胡正峰竞争的资格。
    再有,玉家要将胡家的其他产业全都摧毁,那胡家就什么都剩不下了!
    “梦老仙师!你这是要忘恩负义吗?”
    胡青窜到了梦千面前,沉声怒喝道:“当年若非我爷爷救了你一命,你早就死了,你听一个外人的话,随意的就将法器生意交出去了,你对得起我死去的爷爷吗?他胡正峰算个什么东西?只不过是个私生子而已,凭什么掌管法器生意?”
    江逸几人闻言纷纷诧异的看向了梦千。
    “你闭嘴!”
    胡朝阳脸色大变,急忙呼喝出口,抬脚踹向了胡青。
    噗通!
    一声闷响,胡青再次被踹翻在地。
    “救老夫一命?”
    梦千微微愣了一下,冷漠的一笑:“你爷爷是这么跟你们说的?”
    “不不不,老仙师,不是这样的,父亲没有这么说,当初跟青儿如此交代,只是为了……为了安抚他而已!”
    胡朝阳急忙摆,焦急的解释着。
    “梦老,这……”
    江逸看了胡朝阳一眼,转头看向梦千。
    若是胡家老爷子真的对梦千有什么恩惠,那自己倒是不能如此安排了,这样岂不是陷梦千于不义吗?
    “江小友,无需担心!”
    察觉到江逸的神色,梦千轻轻摆了摆:“老夫做事,向来无愧于心,至于那胡家老儿,他是当年坠崖之后被老夫救回,发现老夫懂得炼制法器,便一再的相邀,老夫被他烦的不行,这才答应每年给他几件随炼制的法器让他拍卖,并没有其他的缘由。”
    “什么?不!这不可能!”
    胡青闻言呆在了那里,高声嘶吼出口,满脸的不相信。
    若真是如此,那他可就再也没有任何的筹码了啊!
    “你闭嘴!当年事实就是如此!”
    胡朝阳狠狠的瞪了胡青一眼,怒喝出口。
    “什么?”
    胡青瞪大了双眼,脸色瞬间颓然了下来,趴在地上满脸的惊慌之色。
    “老仙师,刚才是我们不对,我们错了,请您……”
    胡朝阳冲着梦千鞠躬行了一礼,仓皇的致歉。
    “你无需再与老夫说什么,一切由江小友做主!”
    梦千摆了摆,打断了胡朝阳的话。
    胡朝阳急忙看向江逸,刚要开口,江逸却是转过头去看向了胡正峰:“正峰,处理一下头的事情,尽快与天豪接洽,药材的事情不能耽搁!”
    “是!”
    胡正峰急忙点头应声。
    “江先生放心,不出三天,东海最大的药材市场必然是玉家药材市场!”
    玉天豪拍着胸脯保证道。
    闻言,胡朝阳脸色变了变,张嘴又要说话,可是,江逸依然没有看他,转头看向了梦千:“梦老,劳烦您走这一趟了,我们走吧!”
    “好!轻雪丫头还在外面等着呢,我不知她知道多少事情,没有让她进来!”
    梦千点了点头,轻声交代道。
    江逸微微一愣,瞬间明了,梦千这是不清楚宁轻雪知道自己多少事情,担心自己不愿她知晓修行者的事情,便让她留在了外面。
    毕竟,若是梦千暴露了修心者的身份,那江逸这又会炼丹,又会炼制法器的,自然便会让宁轻雪联想起来。
    “没事,我的事情她都知道!”
    江逸微笑着回了一声,伸示意了一下,迈步朝着别墅门口走去。
    梦千与江逸并肩通行,玉天豪交代了胡正峰一声,急忙跟了上去。
    “不!老仙师!江先生,不要走!”
    胡朝阳吓坏了,这要是二人走了,那胡家岂不是就要完了?
    噗通!
    双腿一软,胡朝阳跪在了江逸面前,挡住了他的去路,仓皇的道:“江先生,对不起,是我不对,是我胡家错了,请再给我们一个会!”
    “会给你了,能不能把握住,就看你自己了!”
    江逸淡漠的开口,继续朝着门口走去。
    会给了?
    胡朝阳呆在了那里,眼中露出了一抹迷茫之色。
    胡正峰看到胡朝阳的样子,心中一阵发寒,都这个时候了,你就不能想到我吗?江先生将药材市场和法器拍卖的生意交给我,不就是给了胡家会了吗?
    “不行!将法器生意还给我!江逸,你该死!”
    突然,一道爆喝声响起,趴在地上的胡青突然窜了起来,面目狰狞的冲向了江逸。
    “滚开!”
    玉天豪脸色一沉,身形一闪拦在了胡青身前,狠狠的一脚踹了出去。
    这一脚他可没有留情!
    噗!
    噗通!
    胡青张嘴喷出了一口鲜血,脸色猛地一白,身体倒飞了出去,狠狠的摔在了地上,当场昏迷了过去。
    “青儿!”
    胡朝阳顿时被惊醒了,惊慌的呼喊了一声,急匆匆的跑到了胡青身边,将他扶了起来。
    江逸看了胡朝阳一眼,无语的摇了摇头,继续朝着门口走去。
    当踏出别墅的那一刻,江逸充满了复杂意味的声音从门口传了进来:“胡朝阳,你就一个儿子吗?哪怕是私生子,那就不是你的骨肉了吗?你眼中,就只有一个儿子吗?生在你胡家,我为正峰感到悲哀!”
    正峰!?
    胡朝阳身体一震,突然明白了江逸所说的给了胡家会是什么意思了,急忙抬头看向了胡正峰,心中猛地一颤。
    此时胡正峰满脸冷漠的看着胡朝阳,眼中充满了失望被悲痛之色,轻声开口,声音中却是充满了沙哑:“既然这个家从来都没有我的位置,今天我就会搬出去,我会请玉少放过胡家的其他产业,就当是还了这些年的养育之恩吧!”
    话音一落,胡正峰转身上了楼,开始收拾自己的行礼。
    哀,莫大于心死!
    之前胡正峰一直觉得胡朝阳对他是有感情的,可是这段时间他才发现,原来,他只不过是一个工具罢了,一个帮着胡家打理生意的工具人。
    在这个家里,他没有丝毫的位置,哪怕是濒临绝境,胡朝阳也不会想起他!

章节目录

都市龙王医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二九书屋只为原作者指舞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指舞并收藏都市龙王医尊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