姬昊他们遭遇袭击的时候,蒲阪却是无比清净宁和。

    嬴云鹏背着手,慢悠悠的走在干净整洁的十日市。

    十日市,顾名思义,就是十日国在蒲阪开设的坊市。

    十日国是东荒最强大的人类国度,更有数以万计的大小部族是十日国的附庸。依仗着庞大的势力,十日国垄断了蒲阪五成以上的东荒特产交易。

    东荒盛产的各色香料、巨木、药草、珍玉,在十日市内遍地都是;来自东荒之外东部大洋的珍珠、玳瑁、珊瑚、砗磲等宝物,在十日市内堆积犹如沙土。

    妖娆的鲛人美女,骄傲的龙人少女,壮硕的水族战士,强横的海异兽,无论女奴还是私兵,各色各样的奴隶在十日市都能找到。甚至些比较违禁的东西,比如说巨龙的尸骨,甚至是纯血龙族身上的鳞片打造的甲胄,龙骨龙筋锻造的强弓等,在这里都能买到。

    嬴云鹏就是十日国派驻十日市的大长老,全权负责这里的切交易。在嬴云鹏强硬却又不缺圆滑的手段下,十日市蓬勃发展,每天都给十日国,给嬴云鹏自己带来丰厚的利益。

    加上嬴云鹏还是巫殿的长老,又是人王的大臣,几个身份加在起,嬴云鹏在十日市轻轻跺跺脚,整个十日市连带着小半个蒲阪都得轻轻的晃晃。

    足可容纳十辆战车并驾齐驱的大道上铺着厚厚的白沙。所有的白沙都是从十日国的东边海滨运来。原本在东荒钱不值的白沙,经过漫长的虚空旅途运来蒲阪,车白沙就价值枚玉币。

    这地上铺的不是沙子。而是大堆大堆的钱币。

    踏着松软的白沙大道,嬴云鹏的心情更好了几分。他得意的笑着,不时向路边向自己笑着打招呼的店铺老板点头示意。

    走过长达五十里的大道,尽头是座长宽十里的城寨。宽有百丈的活水环绕城寨,高不过三丈的护墙上,手持强弓,身披软甲的十日国勇士正往来游走。

    顺着桥梁走进城寨。嬴云鹏所过之处,无数居住在城寨的十日国子民纷纷向他屈身行礼。嬴云鹏笑得越发灿烂。胸膛也挺起老高,很是和蔼可亲的摸了摸几个从身边欢笑着跑过去的孩童脑袋。

    看着那些孩童,嬴云鹏不无得意的寻思着——果真是十日国的风水好,养人;就十日国的小孩子。脑袋都比别的部族的孩子脑袋生得圆些,看上去更加的好看。

    从城寨的城门直向东走,城寨的最东边是座占地数百亩的宅院。原木搭建的宽大殿堂层层的绵延开去,殿堂之间是高耸的箭塔,每座箭塔上都有精锐的东夷箭手轮值。

    高空传来清脆的鸟鸣声,数十头大鹏、鹰隼在宅院的上空盘旋,有了这些眼光锐利的扁毛畜生轮值,只虫子都别想溜进这座院子里reads;。

    嬴云鹏走进宅子,两个俏丽的小侍女急忙迎了上来。恭谨的向他跪倒行礼。

    “咄,去烛龙大师那里。”嬴云鹏轻轻的哼了声,满是笑容的脸骤然阴沉下来。随意的伸出手,摸了摸个小侍女俏丽的脸蛋。

    两个侍女急忙起身,溜烟的小跑着带路,带着嬴云鹏进了宅院深处,最后到了座四周都有金属制成的护墙和箭塔,被包裹的水泄不通的孤零零小楼前。

    嬴云鹏进了小楼。就看到楼块硕大的黑色石板上,两具干尸光溜溜的躺在那里。个面容苍老,身高将近两丈,生得面容精奇,头顶有点灯火摇曳生姿的老人正弓着腰,仔细的寸寸的研究着两具干尸。

    站在比自己高出大截的老人身后,嬴云鹏干声笑了笑:“烛龙大师。”

    烛龙大师缓缓直起身来,他的头顶就快碰到了天花板。他转过身,就能看到他生得面孔如龙,额头上有两团拳头大小的骨质凸起,深陷的眸子里只有两团金色的火光,看不清他的眼眸生得什么模样。

    深深的吸了口气,烛龙大师语声沙哑的开口了:“小鸟儿,你来了。”

    嬴云鹏干笑了声,对‘小鸟儿’这个称呼,他实在是不满到了极点,但是眼前的烛龙大师烛龙晷,就算在巫殿也是数得着的老鬼之,在上古人族三皇时代,烛龙晷就已经在最初的巫殿供职。

    就算心有天大的不满,年岁还不到千岁的嬴云鹏,也不敢对烛龙晷表现出半点儿不敬的意思。

    恭恭敬敬的向烛龙晷行了礼,嬴云鹏轻声笑道:“大师,已经快个月了,您可有什么发现?”

    烛龙晷掏出根黑色的木棒,反手在自己头顶不时闪烁的灯火上点燃了头,然后塞进嘴里,大口大口的吞咽木棒燃烧时喷出的浓香刺鼻的烟雾。‘咕嘟’吞了几口浓烟,烛龙晷张口喷出道浓烟吐在嬴云鹏的脸上,呛得嬴云鹏差点没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想到烛龙晷手黑色木棒的来历,嬴云鹏的五脏六腑和脸都疯狂抽搐起来,好悬没口吐出。

    干笑了几声,嬴云鹏向后退了几步,恭谨的向烛龙晷又行了礼。

    “很……奇怪的,死咒!”烛龙晷盘坐在了地上,伸手扯下了具干尸头上的缕枯发,仔细的放在鼻子前嗅了嗅:“巫殿的示警巫阵,没有任何反应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自己屋子的防御巫阵,没有任何动静。”

    将手枯发丢下,烛龙晷吞了两口浓烟,又从两具干尸的腰间取下了两片黑色的三角玉符:“更让我丢脸的是,这是你们十日国花费大价钱,从我的侄儿手上买去的,可以抵挡次致死巫咒的巫符。”

    轻叹了口气,烛龙晷淡然道:“我被称为巫殿巫法诅咒第,我的那几个侄儿虽然不争气,但是排名也仅在我之后。但是他们制作的巫符,居然没有丝毫反应,这两个娃娃却实实在在是被人咒死了。”

    伸手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脸,烛龙晷长叹道:“我这张老脸,没地方放了。所以,嬴云鹏啊,这两个倒霉娃娃的事情,你敢对外说句,我亲自下手咒死你!”() </p>

章节目录

巫神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二九书屋只为原作者血红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血红并收藏巫神纪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