忙活了一夜,走出赵老的研究所,已经天色大亮。

    学员们都开始上课了。

    此刻的苏宇,还在观察脑海中的那个小锤子,很霸道啊,甚至都把神文战技勾勒的小刀给挤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厉害!

    当然,神文战技是苏宇自己勾勒的,而这小锤子,来自一位凌云七重,昔年凌云九重的强者。

    “万事俱备了!”

    这时候的苏宇,才觉得自己一切都准备好了,接下来,就是他快速的进步的阶段。

    看意志之文,勾勒神文,强化意志力,进入万石……

    至于万天圣找他……

    不用理会!

    苏宇不知道对方要干嘛,对方又那么强,拖一天算一天,哪天师祖回来了再说,师祖不回来,那就拖到万天圣再找他的时候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在苏宇准备去上课的时候。

    大夏府外。

    两天时间,一辆破车嘎吱嘎吱地驶来。

    巨大的府城入口处。

    今日,安静的吓人。

    守卫的城卫军纷纷退到了两侧,四处,一队队龙武卫强者出面,引导其他人走别的通道入城。

    最大的那条路,此刻无人通行。

    闸口边,一位位强者伫立。

    有人浑身浴血,有人泪流满面,有人满脸唏嘘,有人翘首以盼。

    “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人群中,有人低呼一声!

    破车在前方停下,王府长走下车,看了看前方众人,干笑一声,退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车中,柳文彦睁开眼。

    迈步下车,看着前方那十多位老友,忽然有些想转身就跑的冲动。

    我回来了!

    五十年了!

    我再次走入了大夏府府城,老师,我回来了!

    可是……我并非以无敌之姿回归的!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距离此地不远,一处小楼上,也是一位位强者伫立,默默注视着那边,有脸色发白的于阁老,有一脸复杂的孙阁老,有九天学府的人,也有问道学府的人。

    另一边,还有一群人。

    有育强署的人,有战争学府的人,也有军方的人。

    一群人,默默注视着入口处。

    看着那个头发花白的老人,五十年前,他离开的时候,正是风华正茂的时候。

    而今归来,哪还有昔年的风采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入口处。

    柳文彦看着那一位位已经快要认不出的老友,咧嘴笑了笑,笑的有些苦涩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回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回来就好!”

    之前和吴月华一起拦截孙阁老的那位中年,龇牙笑着,一如当年。

    “回来就好……早就该回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吴月华傲然伫立,俯视着那个糟老头子,变了,变了很多。

    和当年一点也不像!

    上次一见,还没太多感触,今日再看,再回想五十年前,在此送别他,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!

    “还知道回来……”

    一声说不出是埋怨还是心疼的话语说出,身边几人窃笑。

    伤感,渐渐逝去。

    回来就好!

    还能活着回来就好!

    柳文彦看向四方,看到了那边的孙阁老,看到了那边的育强署人员,也看到了龙武卫,更看到了远处的夏侯爷、胡总管……

    微微点头,苦涩消失,带着笑意,朝四方招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走,去若凌那……我去看看他!”

    说着,迈步朝一方走去。

    没有过多的客套,越过了那些等待的人,朝城内走去,十八中学,张若凌的埋骨之地。

    那里,埋葬着了一位昔年的妖孽天才,几人知晓?

    吴月华众人,纷纷落后一步跟上。

    一如当年!

    哪怕今日此地,山海多人,哪怕那人,只是腾空。

    一群人,无声,默默朝前走着。

    四方皆寂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有人开口,声音传荡而来:“柳文彦,昔年你被大夏文明学府驱逐,曾说不再入大夏府,何故今日毁诺?”

    “聒噪!”

    吴月华眼神瞬间冰寒!

    一尊巨鼎冲天而起,轰隆一声,远处,一座小山丘瞬间轰塌!

    山丘崩塌,一位山海踏空走出。

    只擎天,托住了那巨鼎,淡淡道:“吴月华,别动不动就出,这暴脾气,一如当年!”

    吴月华看向那人,脸色难看。

    人群中,几位山海眼神冷厉,跃跃欲试。

    柳文彦笑了笑,转身,看向那人,按了按,笑道:“原来是你,还活着呢,我都以为你早就死了。”

    虚空中,托巨鼎的老人平静道:“活着,暂时还死不了,柳文彦,昔年的承诺,现在你要毁诺吗?”

    柳文彦笑道:“没准备毁诺,放心,我不进主城,就去十八中看看老朋友。当然,若是你觉得我去看看老朋友也不行,那我……就毁诺了,你能如何?”

    说的平静,说的坦然。

    我就是要去,你能如何?

    老人没管他,看向那边的育强署强者,又看了看孙阁老几人,“大夏府,如何说?”

    育强署这边,一位中年走出,淡淡道:“这是你们私人恩怨,不要牵扯到大夏府,也不要牵扯其他人,柳文彦既是大夏府之人,那便有资格进出大夏府,大夏府不设防!”

    不设防!

    因为有这个底气!

    “私人恩怨?”

    老者语气微变道:“那一年,驱逐柳文彦他们,可不是因为私人恩怨,而是因为他们差点破灭了大夏文明学府……当年的育强署,也曾下过令,驱逐他们,永世不得再回!”

    中年皱眉道:“有吗?你记错了吧,说的是还清债务之前,不得回来!之前已经有人替他还清了债务,此刻柳文彦再回,育强署不干涉。”

    “还清了债务?”

    老人凝眉道:“谁还的,还了多少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一方巨大无比的印章遮天而落!

    轰隆一声巨响在小范围内响起。

    砰地一声,老人被砸落进入了地底。

    一尊巨鼎被吴月华召回,瞥了一眼刚刚大印飞出的地方,心中暗骂一声,差点砸坏了我的鼎!

    “废话真多!”

    虚空中,有人呵斥道:“私人恩怨,自己解决!单天昊,谁给你的资格质疑育强署!你让周破龙自己来问!再敢质疑育强署,我毙了你!”

    老人从地底飞出,嘴角渗血,也不生气,看向虚空处道:“纪署长,今日这一印,我受下了!既然你们说他还清了,那便还清了吧,可柳文彦欠下的债,远不止这些,我倒想看看,他拿什么来还!”

    老人瞥了一眼柳文彦,踏空而去。

    柳文彦笑了笑,也不介意,朝远处虚空微微拱致意,笑道:“多谢纪署长!”

    无人应话。

    柳文彦不在意这些,又看了看离开的老人,轻叹道:“单天昊居然都能进山海九重了,这家伙,我当年可是很看不起他的,我养性的时候,三招击败了他,那时候他都腾空了……”

    摇摇头,物是人非啊!

    昔年的下败将,都入山海九重了!

    再看吴月华几人,叹息道:“你们……怎么一个都没入山海九重?”

    哪怕吴月华,如今也不过刚入山海八重。

    吴月华翻他白眼,很慢吗?

    一旁,之前出的中年龇牙笑道:“柳大哥,我们毕竟还年轻嘛。”

    “年轻……”

    柳文彦一脸唏嘘,不年轻了。

    五十年都过去了。

    再看中年,笑道:“贺奇,你什么实力了?”

    中年讪讪道:“山海七重。”

    “还行。”

    吴月华无语,没好气道:“够了啊,你一个腾空,点评这个点评那个,不看看自己什么实力!”

    其他人再次失笑。

    柳文彦也笑了,不和她一般计较,继续朝前走着,边走边道:“我觉得我好像忘了一件事……算了,不管了。”

    他知道自己忘了什么。

    忘了老王了!

    也好,赶快回去吧。

    他的事,老王掺和不了的。

    在南元,再当几年府长,退休,养老,美滋滋的,多好。

    后方,王府长目送他们一行人离去,笑了笑,上了车,开着自己的小破车回返,没有什么不满、不乐意。

    只是有些可惜和祝福。

    可惜,再也没人说他抠门了,再也没人给他甩黑锅了。

    祝福他……接下来一帆风顺吧。

    小车缓缓离去,之前出现的青年刘川,默默跟上,护送他回返南元。

    一行人,渐渐远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远处。

    夏侯爷看了一会,也转身离去,随丢掉了中的西瓜皮,无趣。

    没打起来!

    就来了一个单天昊,大周文明学府的副府长,神文学院的院长。

    周明仁居然没出来,好遗憾,没看到大戏。

    一边远去,一边想着事,片刻后,转身看向胡总管,诧异道:“你又跟着我干嘛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胡老心累。

    我们一路的,你知道吗?

    我不是跟着你,我是要回去,知道吗?

    你不要再找我茬了,好不好?

    “府主……”

    “代府主,叫侯爷!”

    “侯爷!”

    胡老心累,开口道:“老纪是不是突破到日月了?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刚刚那一印,单天昊没挡住,老纪实力越来越强了。”

    “挺厉害的……”

    夏侯爷敷衍地点点头,边走边道:“可惜,没看成大戏!万天圣是不是禁锢周明仁了,说挖坟,怎么不动弹?”

    说着,笑呵呵道:“这一挖,绝对要开打,那才是大戏!”

    “侯爷!”

    胡老叹道:“您是府主,哪怕是代理府主!这事,不是看热闹的事,还是劝劝周院长,放弃这心思吧,要不然绝对会闹的不可开交的。”

    夏侯爷毫无诚意道:“劝什么?他听我的?他后面有周破龙撑腰,他能怕我?我告诉你,说挖坟,挖到现在没挖,就是等着柳文彦出来呢!柳文彦不出来,他挖个屁!”

    胡老皱眉道:“幌子?”

    “不算,顺水推舟的事,他学生重伤,顺便挖个坟,看看能不能把姓柳的挖出来,这不,挖出来了吗?”

    夏侯爷笑呵呵道:“挖张若凌?想多了,挖他柳文彦!”

    胡老微微点头,“之前我就觉得不妥,看来的确是等柳文彦回来,回来又如何,难道真要开战?侯爷,这事可不能不管。”

    “管啊!”

    夏侯爷毫无诚意道:“暗斗了这么多年,那就明斗呗!打碎了一方土,赔偿1000点功勋……对了,那个单天昊,让他赔钱,还有吴月华、老纪也是,都得赔钱!”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章节目录

万族之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二九书屋只为原作者老鹰吃小鸡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老鹰吃小鸡并收藏万族之劫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