对石雕老大干的壮举,苏宇听到了,只能说干的漂亮!

    太有面子了!

    三十六尊石雕,拳打爆猎天阁,太爽了,可惜了,自己居然没看到,太过遗憾。

    若是自己能现场观摩下,大概爽度会更高点。

    甚为遗憾,下次有机会再看。

    苏宇知道了这些,也明白为何这些人会怀疑自己的身份了,笑哈哈道:“我说了,我和石雕老大关系好,有事他帮我解决,小事而已!”

    石雕自己说的,小事。

    三人吃柠檬!

    夏虎尤那叫个酸爽,吃味,咕哝道:“要不你喊你那些老大,来人境玩玩,我招待他们?”

    “呵!”

    你什么想法,我不清楚?

    苏宇鄙夷!

    当然,我是不会说石雕来不了人境的,他很快道:“别想了,石雕老大只和我关系好,你们……拳就被打死了!”

    夏虎尤鄙夷,也不多说,很快道:“既然你没事,那我就不多留了,你玄九的身份,目前是没什么问题了。自己小心吧,我还得封城找凶手呢!”

    旁,白枫和洪谭也是鄙夷。

    你俩就是凶手,弄的跟没事人似的。

    夏虎尤不再逗留,很快离开。

    他事情还有很多呢!

    而洪谭和白枫,这次下定了决心,谁来也不出关了。

    不突破,不出关!

    又被搞出来了,搞出来就算了,又吃了次柠檬,苏宇这小子,在外面结识了群无敌人物,他们压根没必要担心苏宇,还是担心担心自己算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人都去闭关了,研究所,只剩下了苏宇人。

    感慨阵,唏嘘阵。

    苏宇也是喜滋滋的!

    舒坦!

    最近很舒坦啊!

    心想事成,干啥啥都成,出事有人顶,这感觉……舒爽!

    当然,任何切都不是凭空来的,包括石雕出手,也需要苏宇付出些代价,承担更多的死气爆发,这点,苏宇也清晰感受到了。

    如今,石雕出城片刻,苏宇就需要承受强烈的死气反噬。

    般人,早就挂了。

    “元窍逆转!”

    苏宇心嘀咕,他能轻松搞定死气,这门功法很重要。

    这功法,来自死灵族。

    苏宇在思考个问题,自己会,那死灵族也会,自己可以将死气转成生气,那死灵族可以吗?

    若是可以,岂不是也能做到?

    为何不曾听闻,死灵化生?

    苏宇陷入了沉思,还是说,死了之后,全部化为死气,就无法逆转了?

    也许便是如此!

    那这样的话,自己可不能死了,这要是死了,哪怕真变成了死灵,能复活的概率太低了!

    那么多死灵,还有死灵君主,也没听说谁复生了。

    魔族倒是在做,但是,这么多年了,那位死灵君主都没被接引回去,难度恐怕也超乎想象。

    “现在,身份危机暂时解决了!”

    苏宇心想着,既然如此,那就该干正事了。

    搞事情!

    大夏府,又少了点热度了,当然,这个热度,也是被苏宇自己抢走了,没关系,苏宇继续低调,玄九继续高调,大夏府的热度还能持续下去。

    而苏宇,此刻想的更多。

    他已经知道了很多东西,包括夏龙武证道,万天圣准备搏杀叛徒无敌。

    他其实不想这些人出事,如此的话……他也需要更多的准备,出些力。

    指望现在的实力,包括势力,他是无法做到参与无敌之战的,石雕保他,不代表也会保其他人。

    “猎天阁……”

    苏宇心想着,这个势力,无敌也有不少。

    也许,也是个好的平台。

    “猎天阁这边,我还得多上心才行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在苏宇想着这些的同时。

    猎天阁分部。

    执法长老不断让人给黄九传信,可都是石沉大海。

    很快,白叹道:“长老,黄九可能察觉到什么了,看样子……是跑了!”

    “那黄甲呢?”

    直属长老,是可以定位对方的,哪怕黄九跑了,黄甲在,也有希望找到对方。

    除非,黄九破碎了面具。

    “黄甲长老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,白犹豫道:“也跑了!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执法长老震,“跑了?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白点头,无奈道:“大概率是跑了,没了信息,无法沟通,现在只能请黄部部长去定位黄甲长老,但是黄部部长人在诸天战场,想定位人境的下属,恐怕也难,除非部长亲自前来人境,带上猎天榜,否则,靠分榜是无法定位到对方的……所以他们现在也是有恃无恐,跑了,我们也找不到他们,连破碎面具都不需要。”

    执法长老暗骂声,很快,直接怒骂道:“该死的!”

    是的,总榜不在人境。

    隔着诸天,想定位,难度很大。

    面具等级越高,需要定位的难度越大,无面长老,地位已经很高了。

    想定位对方……难度高的吓人,当然,若是在诸天战场,那倒是可以做到。

    “我问问部长的意思,另外,最好知道黄甲的身份!”

    执法长老冷冷道:“果然,这次就是被黄九出卖了!”

    此刻,不需要再查了。

    这俩都跑了,不是他俩才怪了!

    黄九这个叛徒,也好,引出了黄甲,抓抓窝,还有黄部部长这边……不知道什么情况,执法长老心想着,也许,该传信给大长老。

    执法部有九位长老,他是长老,大长老实力最强,可能也是无敌境,当然,可能还是准无敌,这个不好说。

    但是,执法部大长老,地位很高,实力很强,那是真的。

    黄部这边,也许有点问题。

    执法长老冷冷道:“难怪黄九非要无限玄九,看样子,是不想猎天阁的精锐崛起,发布通缉令,黄甲和黄九背叛,另外,黄甲麾下所有直属黄部成员,全部在各分部汇合,查询身份!”

    这脉,有点问题了!

    白点头,叹道:“没想到……哎!12位长老入境,死了位,如今黄甲长老背叛,只剩下10位长老了,100位白面,先后死了19位了!”

    叹息!

    损失惨重!

    如今,只剩下10位长老,80位白面了,黄九也背叛了出去。

    当然,这是四部成员,执法长老他们不算。

    而且,在诸天战场,也死了位长老。

    接连损失三位日月后期,数位日月初期,这次人境之行,猎天阁损失太惨重了!

    执法长老也是默然,许久,开口道:“玄九不能死了,他若是死了,那这次损失太大,你问问玄九,现在到底安全不安全?真要有麻烦,我们可以去解救他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白很快去办事了,而执法长老,则是有些头疼。

    麻烦!

    来趟人境,损失了几位长老,多位白面,哪怕猎天阁家大业大,这次损失也是惨重无比,其他各府现在虽然也开展了业务,可严格说起来,都是托了玄九的福,才让人境知道了猎天阁的大名。

    否则,想开展业务,还不知道需要多久呢。

    就算如此,现在很多强者,都聚集到了大夏府,其他小府,开展业务,没啥太大意义,几个大府,业务都没发展起来。

    大秦府不说了,就是大明府……也是不敢去,方面是去了的人,几乎都没了消息,还有,那边大明王还不知道走没走,谁敢贸然过去。

    “哎!”

    声叹息,没有无敌坐镇人境,太难了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人境这边,什么时候能让无敌潜入进来,若是有无敌在,也不至于这么难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大夏府郊外,处荒野。

    位无面长老,位白面,相视眼,说不出的寂寥。

    黄九委屈道:“长老,我真的没出卖他们!”

    我他么太委屈了!

    心态都崩了!

    就在刚刚,猎天阁全面通缉他们了,自己倒霉,连带着黄甲都倒霉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玄九……混蛋!”

    黄九骂了声,很快又道:“未必就有叛徒,大夏府也许早就有所察觉,玄九这家伙脑袋有问题,非要觉得有叛徒!”

    此刻,他也没怀疑玄九是叛徒。

    叛徒没这么疯狂!

    至于说玄九是苏宇……说实话,那么说罢了,又没当真,谁知道猎天阁真跑去试探了,更不知道,苏宇那么暴躁,下子全给干掉了!

    这下好了,惹怒了高层,非要他去分部,扯淡呢。

    去了,这次必然要彻查他。

    说实话,猎天阁有问题的人多了,真要查,谁还没点问题。

    他敢去吗?

    去了就得完蛋!

    现在猎天阁损失惨重,不得找个人来背锅啊,他黄九个白面,自然最适合背黑锅了!

    他诉苦,黄甲长老则是叹息道:“出卖就出卖了吧,也没什么,就是……有些明显了,就你和玄九活着,没办法。”

    话里话外的意思,其实是说,就咱俩了,别装了。

    黄九想吐血!

    他么的,长老都不信自己,自己都不信自己了,我真的出卖了他们?

    没有啊!

    难道是无意泄露了消息?

    没天理啊!

    无奈之下,黄九也不说了,解释没啥用,越解释越黑。

    “长老,那我们现在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诸天战场是不能去了!”黄甲寂寥道:“现在去,除非破碎面具,隐藏身份,否则,黄部部长这边,是知道我情况的,就在人境混吧!我也是日月重,南元有遗迹,也许很强大,也许……也不是没机会的,旦我能踏入九重,开启时光长河,捕捉过去未来,接下来,证道无敌,也不是没机会!”

    黄九点头,“那我们……不走?”

    “不走!”

    黄甲开口道:“机会难得,现在大夏府混乱无比,浑水摸鱼也是我们的机会!何况,有猎天面具在,寻常人也难以辨别我们的身份,加上那个玄九也在这边,我看他迟早还要制造事端,所以就在大夏府待着吧!”

    黄九点头,还是委屈。

    我好委屈!

    我真的没背叛啊,还有,这背叛的,也许是地十他们呢?

    只是,被人顺手给杀了,这也难说啊。

    为什么偏要说有叛徒呢?

    他很心累!

    任务失败,不代表定有叛徒的,何况,就算有叛徒,也许是执法者呢?

    玄九这白痴,非觉得不是自己就是他,他不是,那自己自然就是了!

    有理都没处说!

    这刻的黄九,体会到了什么叫对牛弹琴,玄九这种根筋的白痴,太难缠了。

    也是声叹息,和黄甲起寂寞地离去。

    大夏府,我还没完成什么任务呢,现在好了,不需要我完成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黄九和黄甲被通缉,苏宇也是意外。

    很快,没当回事。

    这下好了,这俩跑了,坐实了他们是叛徒的事,苏宇都意外了,啥情况就跑了?

    情报是我出卖的,这俩不是无辜的吗?

    苏宇都想好了,这俩要是真去了分部述职,证明了不是叛徒,其实也没啥,大不了就说大夏府提前察觉了危机,也不算啥大事。

    这俩怎么就做贼心虚地跑了?

    挺好的,把自己的锅都给背了,他俩是坏人,苏宇自然就是好人了。

    等白问询,是否需要帮助,苏宇也不客气,很快道:“不需要,但是我需要人手!大夏府现在是块宝地,无数强者在这聚集,南元遗迹可能要开启了,我有绝密情报,那边可能渗透出了些天元气,我需要强者来帮我!”

    此话出,白心惊,“真的假的?情报从哪来的?”

    “真的,不要问我从哪来的,我自然有我的路子,包括这次伏杀夏新伊,都是同人提供给我的,有人巴不得夏家人去死,执法者不会觉得夏家没敌人吧?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!”

    夏家有敌人太正常了!

    白没多想,大家都有自己的些渠道,这是正常的,夏家敌人多,不是没有,有人出卖夏家的情报给玄九,这没有任何问题。

    “玄九,你确定南元有天元气渗透?”

    苏宇很确定道:“绝对有!当然,还很微弱,暂时不能确定是不是遗迹的天元气,我需要实地考察,才能给出准确答案!我是古城居民,我对天元气很敏感,是不是天元气,我去了,自然能察觉二!”

    “这倒也是!”

    这下子,白也想到了这点,这也是玄九的天然优势!

    古城居民!

    这次,白面,就苏宇人是古城居民,之前有古城居民想来,但是消耗太大了。

    而苏宇,这次也不客气,很快道:“另外,我多次出手,天元气消耗过大,总部之前说补贴我7成天元气,加上这次,你们说赏赐我10滴日月玄黄液,都该给我送来了,再不送来,我被死气反噬而死,那我就亏大了!”

    “放心,很快会有人为你送去,到时候,我亲自过去!”

    白很快道:“你还有什么要求?”

    “最少10位白面,最好有些日月境白面过来,夏家强者太多,我要搅乱夏家的布局,打乱他们的部署,让他们没时间去针对我们……最好能把其他势力拉下水,包括和万族教的接触,我需要些万族教强者的资料,强强联合,才能让大夏府陷入混乱之!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可以!我们的确也掌握了些万族教强者的资料,可以为你提供!”

    苏宇大喜,看看,也许我很快就能打入万族教了。

    哎!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章节目录

万族之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二九书屋只为原作者老鹰吃小鸡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老鹰吃小鸡并收藏万族之劫最新章节